孟子公孙丑上1夫子当路于齐2

  曰:“文王何可当也!由汤至于武丁,贤圣之君六七作;天下归殷久矣,久则难变也①。武丁朝诸侯有天下,犹运之掌也②。纣之去武丁未久也,其故家遗俗、流风善政犹有存者;又有微子、微仲、王子比干、箕子、胶鬲皆贤人也,相与辅相之,故久而后失之也③。尺地莫非其有也,一民莫非其臣也④。然而文王犹方百里起,是以难也⑤。齐人有言曰:‘虽有智慧,不如乘势;虽有镃基,不如待时⑥。’今时则易然也⑦:夏后殷周之盛,地未有过千者也,而齐有其地矣;鸡鸣狗吠相闻,而达乎四境,而齐有其民矣⑧。地不改辟矣,民不改聚矣;行仁政而王,莫之能御也⑨!且王者之不作,未有疏于此时者也;民之憔悴于虐政,未有甚于此时者也⑩。饥者易为食,渴者易为饮⑪。孔子曰:‘德之流行,速于置邮而传命⑫。’当今之时,万乘之国行仁政;民之悦之,犹解倒悬也⑬。故事半古之人,功必倍之一一惟此时为然⑭。”

  孟子说:“怎么能同文王相比呢!从商汤到武丁,贤圣的君主出了六七位;天下归顺殷朝很久了,久了就难改变了。武丁使诸侯来朝拜,统治了天下,就像在手掌中转动它一样。商纣距武丁的时代不算长,武丁时代的勋旧世家遗留的习俗流行的良好风气和仁惠的政教措施还有留存下来的,又有微子、微仲、王子比干、箕子、胶鬲都是贤臣,一起辅佐扶助他,所以过了很长的时间才失掉天下。没有哪一尺土地不是商纣王的疆土,没有哪一个人不是商纣王的臣民,然而文王还是在百里见方的地方兴起,所以是很困难的。齐国人有俗谚说:‘即使有智慧,不如乘着势头做事;即使有锄头,不如把握好农时。’现在正是实行王道一统天下最容易的时机。夏、殷、周兴盛的时候,土地没有超过纵横一千里的,可现在的齐国有这么大的地方了;鸡鸣狗叫互相听到,并且有可以达到四面国境这样稠密的人口,而齐国已经有这么多的人口了。土地用不着再扩大了,百姓用不着再招聚了,施行仁政称王天下没有谁能抵挡得了的。况且,仁德的君王没有出现,没有比现在相隔的时间更长了;百姓被折磨得贫瘠困乏,没有比现在更严重的了。饥饿的人容易给他们备办吃食,干渴的人容易给他们备办喝的东西。孔子说:‘德政的传播,比驿站传递政令还要快。’当今这个时候拥有万辆兵车的大国施行仁政,百姓们欢迎它就像在倒挂着时被解救下来一样。所以做事情做到古人的一半,功效必定超过古人的一倍一一只有现在这个时候才是这样做的最好时机。”

  ①文王何可当也!由汤至于武丁,贤圣之君六七作;天下归殷久矣,久则难变也:怎么能同文王相比呢!从商汤到武丁,贤圣的君主出了六七位;天下归顺殷朝很久了,久了就难改变了。当,相当,顶替,相比。武丁(?-公元前1192年),商朝第二十三任君主,任用傅说等贤能之人励精图治,开创了“武丁盛世”。作,兴起。殷,商朝的别称,公元前14世纪到公元前11世纪,商迁都于殷(今河南省安阳市西北小屯村)后改用的称号。

  ②武丁朝诸侯,有天下,犹运之掌也:武丁使诸侯来朝拜,统治了天下,就像在手掌中转动它一样。朝,使动用法,使……来朝。有,拥有,据有。犹,如同。运之掌,“运之于掌”的省略,在手掌上运转它。

  ③纣之去武丁未久也;其故家遗俗流风善政犹有存者;又有微子、微仲、王子比干、箕子、胶鬲皆贤人也,相与辅相之,故久而后失之也:商纣距武丁的时代不算长,武丁时代的勋旧世家遗留的习俗流行的良好风气和仁惠的政教措施还有留存下来的,又有微子、微仲、王子比干、箕子、胶鬲都是贤臣,一起辅佐扶助他,所以过了很长的时间才失掉天下。第一个“之”,放在“纣”与“武丁”这个主谓短语之间,取消该短语的独立性。去,距离。来久,时间不长。其,那些。故家,功勋老臣之家。遗俗,流传下来的好习俗。流风,流行的好风气。善政,好的治国政策。微子,又称微子启,子姓,商王帝乙的长子、商纣王帝辛的长兄。周朝取代商朝后,子启被周成王封于商之旧都商丘,建立宋国。微仲,又称中衍,微子启弟,商纣王二兄,在微子启后承继宋国国君。比干,商代帝王文丁的次子,帝乙的弟弟,帝辛(商纣王)的叔叔,殷商王室重臣,先后辅佐殷商帝乙帝辛两代帝王,忠君爱国,为民请命,敢于直言劝谏,被称为“亘古忠臣”。箕子,名胥余,文丁之子,帝乙之弟,纣王的叔父,官太师,封于箕;商周政权交替动荡之时逃亡到朝鲜建国。微子、比干、箕子并称“殷末三仁”。胶鬲,贩卖鱼盐的商贩,周文王把他举荐给商纣王。鬲,音lì。相与,一齐,共同。辅相之,辅佐扶助他。久,持续时间长久。而后,以后。失之,失去国家。

  ④尺地莫非其有也,一民莫非其臣也:没有哪一尺土地不是他的疆土,没有哪一个人不是他的臣民。莫非,没有……不是……。

  ⑤然而文王犹方百里起,是以难也:然而文王还是从百里见方的土地上起家,因此是很艰难的。犹,还是。难,艰难。

  ⑥虽有智慧,不如乘势;虽有镃基,不如待时:即使有智慧,不如乘着势头做事;即使有锄头,不如把握好农时。镃基,大锄。镃,音zī。待,等待,把握。时,指农时。

  ⑦今时则易然也:现在正是实行王道一统天下最容易的时机。则,正是。易然,这样做,做这些,参见3.1.1注释⑯。然,代词,指“实行王道一统天下”。

  ⑧夏后殷周之盛,地未有过千者也,而齐有其地矣;鸡鸣狗吠相闻,而达乎四境,而齐有其民矣:夏后殷周兴盛的时候,土地没有超过纵横一千里的,可现在的齐国有这么大的地方了;鸡鸣狗叫互相听到,并且有可以达到四面国境这样稠密的人口,而齐国已经有这么多的人口了。夏后,夏朝王族以国为氏,为夏后氏,简称夏。盛,兴盛,强盛。过千者,超过一千里的。其,这么多的,这么大的。

  ⑨地不改辟矣,民不改聚矣,行仁政而王莫之能御也:土地用不着再扩大了,百姓用不着再招聚了,施行仁政称王天下没有谁抵挡得了的。改,重新,再。辟,开辟。聚,招聚。莫之能御,即“莫能御之”,否定短语宾语前置。御,抵挡。

  ⑩且王者之不作,未有疏于此时者也;民之憔悴于虐政,未有甚于此时者也:况且,仁德的君王没有出现,没有比现在相隔的时间更长了;百姓被折磨得贫瘠困乏,没有比现在更严重的了。第一个“之”,放在“王者”与“不作”这个主谓短语之问,取消该短语的独立性。疏,稀少,间隔时间长。第一个“于”,介词,比。第二个“之”,放在“民”与“憔悴于虐政”这个主谓短语之问,取消该短语的独立性。憔悴,音qiáo cuì,瘦弱无力脸色难看的样子。第二个“于”,介词,被。

  ⑪饥者易为食,渴者易为饮:饥饿的人容易给他们备办吃食,干渴的人容易给他们备办喝的东西。意思是饥饿的人吃什么都不挑拣,干渴的人喝什么都不挑拣。为,备办。食,食物。饮,饮料,喝的东西。

  ⑫德之流行,速于置邮而传命:德政的流行,比驿站传递政令还要快。之,放在“德”与“流行”这个主谓短语之问,取消该短语的独立性。置邮,设置驿站开通驿道。而,连词,相当于“来”。传命,传递政令。

  ⑬当今之时,万乘之国行仁政,民之悦之犹解倒悬也:当今这个时候拥有万辆兵车的大国施行仁政,百姓们欢迎它就像在倒挂着时被解救下来一样。第三个“之”,放在“民”与“悦之”这个主谓短语之问,取消该短语的独立性。倒悬,被倒过来吊在空中。第四个“之”,代词,它,指仁政。

  ⑭故事半古之人,功必倍之一一惟此时为然:所以做事情做到古人的一半,功效必定超过古人的一倍——只有现在这个时候才是这样做的最好时机。事,做事。半,做……一半。功,功效。倍,超……一倍。破折号把话题拉回到当前。唯,只有……才……。为然,是这样,是这样做的最好时机。

  本章是孟子与公孙丑的一番对话。从孟子称公孙丑“子”来看,对公孙丑很尊重,从这个称呼中我们可以判断公孙丑是齐国大夫。

  孟子关于王道和霸道的理论在当时不是一般人能弄懂的,也不是当时一般人能接受的。公孙丑拿管仲晏子作参照向孟子询问,自然引出孟子关于王道与霸道的回答。孟子推崇王道,反对霸道的思想在《孟子》中表现得十分突出。在此强调一下,孟子认为商汤、周文王取得天下靠的是“王道”。管仲和晏子都是良相,都有功于自己的国家。

  孟子对公孙丑推崇管仲晏子很不以为然,尤其对管仲,几乎是瞧不起的态度。孟子是用“行王道,王天下”的理论来衡量管仲的,按“行王道,王天下”的理论,管仲做得远远不够。管仲助齐桓公行的是以力为仁的霸道,而不是以德行仁的王道。孟子对管仲的要求是相当苛刻的。虽然孔子也批评管仲不俭、不知礼,但还是对管仲的尊王攘夷的贡献予以了充分肯定,评价客观。到孟子这里,管仲不足道到了这种程度。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