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孩子读书 他效仿“孟母三迁

  海都讯 开学了,60多岁的陈伯想起那些年,他为儿子上学“孟母三迁”的故事。老人恋旧,一把30厘米的工作尺,留了几十年;儿子聪明却叛逆,有着80后独生子的不羁,但受父亲影响,同样恋旧。

  陈家留着的旧物可真不少,一书柜加几箱的地质专业书,四五十本没用过的作业本……一家人对知识的尊敬,一辈辈延续着。

  上世纪70年代,陈伯中专毕业,分配参与地质工作。寻找矿产、计算金属含量,都离不开这把约30厘米长的计算尺。

  计算尺有两面,由3块长板拼接,上面的刻度只有几毫米大小,有的磨得看不清了。陈伯演示着,移动中间的长板和游标,若要算开根号,找到算根号的尺,移动浮标,便能找到答案。物资匮乏的时代,工资一个月10多元,这把尺子就要一两元。

  “把写着字的纸丢掉,下辈子会变成瞎子。”老一辈这么教育陈伯。陈伯珍惜教育,尊敬知识,几大箱的专业书和旧物,舍不得扔。上世纪90年代,手摇计算器普及,计算尺成了儿子的玩具。

  起初,陈家住在泉州市区西街近开元寺一带,不满意按小组划分小学,陈伯和别组的邻居换了房,晓霖入读通政小学。小升初时,陈伯又特地将家安在了市区云谷一带,这样,孩子就距泉州九中近了些。

  但中考,晓霖考上培元中学,陈伯仔细一算,家距学校有6公里,7个红绿灯。孩子上学不太方便,陈伯就将云谷的房子出租,在西湖附近租房住。

  或受父亲影响,晓霖从小在数理方面一直是学霸。简单的作业,他扫两眼就知道答案,他几乎没写过课堂内作业,把时间花在难度更高的练习和课外读物上。因此,他每年买的、学校发的练习本,都剩下不少。

  晓霖的叛逆,一度让陈伯担心,儿子到底会走什么样的路,直到儿子说:“你担心什么,我跟你一模一样。”陈伯才放心,他细想,确实如此呀。

  儿子对学习、工作有自己的想法,有创新力,如今是一名自动化工程师。他连小学没做过的练习本都保存着,这怀旧勤俭,不正跟自己一样吗?

  如今,陈家小孙子一周岁多了。晓霖说,那些练习本以后可以留给他,做草稿、画画,还有几页沾着自己的字迹,孩子如果翻到了,就能知道老爸以前的字是这样的,老爸还是个学霸呢。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