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恣意无惘叫烽火戏诸侯

  “在老子家乡那边,借人钱财,借你十两就得还十二三两,我温华的剑,是你教的,我废去全身武功,再还你一条手臂一条腿!”—温华

  年少时再以为刻骨铭心一生一世的感情,也会一点一点消逝,虽然伤疤可能存在一辈子,但也绝对不会如起初那般心疼一辈子。

  我不希望你来,可是你来了,既然来了,我就要带你走,哪怕是尸体,我也要带回西蜀,做十年的西蜀王妃。

  老剑神那等如临大敌的姿态,即便是芦苇荡面对身负素王剑的吴六鼎都不曾出现过!世子殿下猛然起身身形一掠再掠。在人流中游鱼一般穿梭而过。徐凤年临近亭子,只看到那青衫儒士距凉亭二十步时,双袖交相一挥,似要掸去尘埃以示莫大尊崇,然后轰然下跪!

  这儒士凄然泪下。一字一字咬牙说出口。声音不大,却在徐凤年耳畔炸开。“西楚罪臣武夫曹长卿,参见公主殿下!”

  七窍微微流血的中年书生转身,似乎想要伸手去触碰妻子,但终究没有这个勇气,走到院门口与女儿擦肩而过时,柔声道:“青锋,以后就由你照顾你娘了。”

  徐凤年登上墙头,看着老黄的孤单身影,扯开嗓子喊道:“老黄,若半路上想喝黄酒了,花光了银两买不起,回来就是,我给你留着!

  他朗声道:“贫道五百年前散人吕洞玄,五十年前龙虎山齐玄帧,如今武当洪洗象,已修得七百年功德。”

  有胸脯三两,有青衣名妓,有武林秘籍,也有坑蒙拐骗。小二上酒的江南杏雨。一身大黄庭,两袖青蛇,红衣符甲……

  小时候读金庸,后来读凤歌,你永远可以看到:一个主角,在江湖之路上闯荡,按着既定套路,王八之气大作,只要沿着主线延展,就可以超现实的把一个个反派踩在脚下。

  真正的侠客,不是新丰美酒斗十千,洛阳游侠多少年。再大的侠客,都是一撇一捺一个人字,饮食男女,吃喝拉撒,与你我没什么两样。

  雪中不是这样,一出场,柿子就是一条死狗,装逼过头的死狗,二次游历,柿子有护卫,照样多次险死还生、皮开肉绽。

  何况,柿子吃的那些苦,我们在现实中也体会得到。他的江湖,是现实的照应。没有所谓架空历史,襄阳城头干我屁事。

  这个江湖有太多人,而雪中最残酷的在于要让徐凤年从江湖里磨练出来,去当一个北凉王。江湖只是一个考场,天下才是真正的对弈棋盘。

  徐凤年真能当一个纨绔,死都不会去当北凉王。是徐骁和吴素,是游历中的山川人情,是北凉刀马,逼得他不得不当一个劳什子北凉王。

  谁高兴着一夜白发,谁高兴担当起百万人的身家性命,谁愿意为一个明摆着不信任北凉、处处消磨北凉的赵家皇帝拼死?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