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文选篆刻《老子百品》 汲古出新印书合一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玄之又玄,众妙之门。”《道德经》是中国第一部完整的哲学经典,它字字珠玑,但因其过于“形而上”的气质,令很多年轻人感到晦涩,谭文选却对其深爱有加。出生于1980年的谭文选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系,读书的时候就选修过《先秦学术史》,在先秦浩瀚的经典中,他对老子的《道德经》特别有感觉。十余年来,他一直保持着研究、书写、篆刻《道德经》的习惯。

  多年深入研读《道德经》和研究先秦古文字之后,谭文选精心挑选《道德经》的精华,以大篆文字按照古玺风格样式创作了100方印章,探索先秦时期璀璨的时代文化,寻找古代的古朴浑厚之美。谭文选说,该组印的创作初衷其实是他为自己寻找一个答案:《老子》、篆刻和古文字三者美的共同性是什么?它们是一个时代的产物,这是其基因中最大的共性。然而,各自博大精深的内涵和体系又各有鲜明、强大的特点。“借助对《老子》的理解和古文字分域的研究,我将这些个性尝试用古玺加以表达,以此承传篆刻艺术这项世界 非遗 ,向世界讲述中国特有的文化艺术故事。”谭文选说。

  谭文选说,明清以及近现代流派印章,离我们很近,感觉很新,所以他刻意避开,但他也会常常学习一些明清篆刻名家的思维。“比如吴昌硕,他的艺术很了不起,可以看看他是怎么学传统的,如何从金文、封泥、瓦当、汉印中汲古出新,但直接学他的面目就没什么意义了。”

  而对于汉印,谭文选认为应该高度重视。因为“规步汉宗为正道”,所以这个基本功越深越好,尤其是学来平中见奇的功夫才是得到真髓。但学习汉印是对于形成面貌有一定的局限性,很容易学得板滞。

  而古玺则最不一样。在谭文选看来,古玺当中那种奇趣、独特的空间感,抒情,夸张、写意,充满了人性和惊喜。“古玺本身与文字学紧密相关,必须系统学习和研究,没有这块功夫,就会流于浅薄。但是,也不能停留在形的模仿上,还需要创新。以这样的标准反观自身,我目前也没有达到,要想走得远,其修远兮,必须解决根基问题,但只要方向对,不急。篆刻的成功,印书合一是一个重要标志。重视书法功夫,篆书有面貌,篆刻也会自有面貌。这个过程会很长,但是古玺样式的篆刻创造有无限可能和空间,所以我愿意往前求索。”谭文选表示。

F